腹黑王爷喜当爹 连载中

腹黑王爷喜当爹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轻暖 主角:南宫夜齐妃云

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txt_腹黑王爷喜当爹免费阅读

《腹黑王爷喜当爹》小说介绍

新书推荐,《腹黑王爷喜当爹》由轻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南宫夜齐妃云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听到禀报,南宫夜语气掺杂一丝薄凉:“既然还没圆房就弄成这样,那就送回去吧,看来还是本王无福消受了!"...

《腹黑王爷喜当爹》小说试读

>摆驾凤仪宫落座,煜帝揉了揉头:“朕只是想好好吃个饭,也不行?”

安之山又气又恨:“皇上,臣是他岳父,他对臣不敬也就算了,竟然把我儿降为通房,此事满城皆知,臣还有何颜面活下去?”

“之山,你就别给朕添乱了,朕这不是正在处理这事!”煜帝不耐烦,这事他也有所耳闻,但没想到闹成这样。

“夜王,你作何解释?”煜帝凝眸看去。

南宫夜淡然无波:“臣弟的妻,自然臣弟有权处理,这是臣弟的家事,就不劳皇上操劳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夜王妃是朕钦定的,堂堂亲王正妃,需入玉碟,为一品诰命!我还不能管了?”煜帝一拍桌子。

南宫夜转面不去看他:“你封你的诰命,我降我的通房”

“都是你把他宠坏了!”煜帝指了指皇后沈云初。

沈云初见气氛不好,赶忙和稀泥:“皇叔,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皇上,请皇上准臣女合离。”齐妃云心里翻了个白眼,暗暗觉得颠覆了三观。

这皇帝还不能一言九鼎了?这南宫夜身为臣下,一点都没有敬君的自觉,早晚嗝屁。

早离早好,省得连累本小姐。

“夜王,你怎么说?”

南宫夜看着几天前还对着他恬不知耻想流口水的样子,今天居然……那眼神几个意思?万分嫌弃?

心里不知怎的,有些烦躁。于是迟迟没有应声。

这个贱女人害他至此,就此放过,未免太便宜她了!况且,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花痴女,能就此放手?

他连一根头发丝都不信!

齐妃云生怕南宫夜使绊子,再叩首:“皇上圣明,臣女合离也是因为不想害了夜王。”

“哦?”煜帝倒是想听听。

“臣女身患不孕之症,前些日子才查出来。”

有点意思。南宫夜眸仁漆黑,缓缓波动,倒是走到一边靠着煜帝,坐下了。

煜帝愣了一下:“可是真的?”

皇家血脉,最怕不能延续,这不是小事……

齐妃云见南宫夜面露疑色,淡定开口:“皇上让御医来一查便知。”

“来,宣御医。”

少顷,御医前来,三位御医轮番给齐妃云诊脉,结果都一样。

身子羸弱,血气不足,恐难诞下子嗣。

煜帝看去:“之山,你看……”

“皇上,臣愿意合离。”安之山忍痛说道。

虽然安之山爱女如命,只是皇室不比寻常人家,一个不能生育的王妃,还和离也只能被休弃。

煜帝看向南宫夜:“夜王呢?”

南宫夜手持小宫女递来的极品毛尖,绯薄的唇抿了一小口,不疾不徐道:“臣弟不想合离。”

始终不开口,一开口齐妃云就感觉如芒在背,整个人都不敢动弹:渣男,你闹啥呢?

煜帝看着自己这个闹心的皇弟,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诚心气死朕?”

“臣弟既然娶了,自然不能因为不能生育就抛弃,岂不是令人耻笑。

来日方长,臣弟自然会娶其他王妃,至于此人,就留在本王的王府养着吧,本王也不缺她一口饭吃。”

南宫夜满脸嘲讽之色。

“本将军的女儿,还轮不到你来欺负!”安之山怒气腾腾。

“但她终究是本王的人,在家从父出嫁从夫,道理还需要本王教给齐将军么?”南宫夜淡淡一语,气的安之山气血上涌。

煜帝知道上次强行指婚,已经亏待了南宫夜,如今他不想离,他也不好强拆,不然不仅会导致兄弟不和,还得被天下人耻笑。

要怪就怪这安之山父女,瞎折腾!

于是也不想再做什么主。只为难的望向安之山……意思很明显,此事就此打住。

见大势已去,齐妃云也无可奈何,义兄弟和亲兄弟如何比?

先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“王爷说的是,既然王爷不肯合离,那臣女愿意暂时留在夜王府,不过臣女想请皇上恩典,让臣女回家陪伴爹爹数月,爹爹一人臣女实在放心不下。”

安之山听齐妃云这样说,也觉得提议蛮好。脸色终于好了一点。

“这……”煜帝颇感为难,离离不了,合合不了,暂时回娘家老实呆着,也好。“既然你有如此孝心,本王准了!”

说完南宫夜起身拂袖离去。

经此一事,齐妃云算是知道,南宫夜算是和她耗上了,她要不死,南宫夜都不会罢休。

马车一路回到将军府,齐妃云已经想了一百多个方法和南宫夜撇清关系,但最多就是周旋。

索性齐妃云不去多想。

休息一天,齐妃云准备去找一些药材。

出了门齐妃云走捷径,本以为很快就会出城,没想到却在半路被人撞了个人仰马翻。

马车出来齐妃云也颇感意外,迎面来的不是沈云儿还是谁?

这可真是冤家路窄!

“你怎么不长眼睛?”沈云儿的车夫一阵恼怒,手里的马鞭子指着齐妃云的车夫质问,态度也是极其嚣张。

沈云儿不但不制止,反而露出挑衅的眼神看齐妃云。

“怎么,在宫里丢人不够,又跑到街上来丢人了?你将军府的大门是朝天开的不成?顺路都能撞上,还有没有点廉耻了?”沈云儿一身粉色轻裘,明眸阴柔,人前的温婉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她的怨毒。

齐妃云仔细打量着沈云儿,记忆里有过片刻的停留,原主留给她的记忆,无不是知道沈云儿倾慕南宫夜,就把她当作情敌,处处作对,沈云儿也是恨透了原主。

“将军府的大门朝着你家开的,怎么着?不行?有本事找皇上去,大街上长的什么本事?沈小姐不嫌丢人,本王妃还觉得晦气!”

齐妃云也不是好惹的,骂人谁不会,轻蔑的白了一眼沈云儿,气的沈云儿浑身直哆嗦,她又在王妃两个字上故意加重,沈云儿那里会容得下她,气的目光恨不得射出刀子,把齐妃云直接射死!

“沈凌云,你再说一次!”沈云儿指着齐妃云问。

“本王妃凭什么听你的?”齐妃云好笑,气的沈云儿脸都白了,一口一个本王妃,压得沈云儿紧紧握拳。

要是没有齐妃云的死皮赖脸,寻死觅活,她才是夜王妃!

“一个通房,好意思称自己王妃,哼,不要脸”沈云儿气不过,开始口无遮拦。

“哟。”齐妃云满脸戏谑:“沈小姐,未出阁的姑娘,张口就通房,通房的说得这么顺口,你懂得还真多……”

通房代表不上台面的男女之事,正经的大家小姐,是耻于谈论这些龌龊的。

“你!你不要胡说!”沈云儿羞得满脸通红,一时不知道如何抢白。

齐妃云的记忆里,像是这种事经常遇到,但以往都是原主先挑事,所以今天就算她怎么说,也不会有人相信,是沈云儿冲撞了她。

既然人也教训了,那也不想再与不相干的纠缠。

“走吧,我们绕开。”

齐妃云不再理会沈云儿,下了车打算走去城门外。

当真冤家路窄,刚下了马车走几步,就看见南宫夜带着小厮就在附近站着。

此刻夜王黑眸冰冷,直射齐妃云。

不知道偷听了多久了……看她狐假虎威,也不知道出声儿,贱男!

“怎么,本王的规矩这么快就忘了?”

南宫夜那张冰冷如刀的俊颜上写满嘲弄:“本王的王妃头衔,用得可还过瘾?”

齐妃云英雄气短,早晚有一天灭了这货!

南宫夜等着齐妃云过去请安,但她下一刻转身跑了。

跑了!

速度之快,令人乍舌。

远远的飘来清脆的女声:“夜王安好!夜王告辞!”

南宫夜眸仁收缩,盯着十里坡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