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妻 已完结

相妻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阮木宝 主角:凌薇魏禅

凌薇魏禅小说全文 《相妻》无弹窗阅读

《相妻》小说介绍

主角叫凌薇魏禅的小说是《相妻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阮木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天上阴云初敛,一点阳光透过云层,为终日里阴森森的慎刑司,凭添几许暖意。站在院子里,呼吸着草木清香,凌薇努力想让自己轻松起来,但终究还是徒劳。因为宜妃娘娘受刑时的惨叫声,哪怕隔着三重铁门,仍是从地牢中传扬出来,一个劲儿的往她耳朵里钻。慎刑司,内设七十二道刑罚,专门负责惩戒宫人。下到宫女太监,上至后宫妃嫔,但凡被打入此间,便如同进了地狱。...

《相妻》小说试读

魏禅、皇贵妃,站在一旁,看着这对兄妹那副针锋相对的模样,凌薇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这是怎么个情况?

明明是亲兄妹,一个在宫里受尽恩宠,另一个在宫外享尽荣华,怎么会搞得好像仇人一样?

“魏禅,我告诉你,这可是在宫里,我要让一个小宫女死,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

“我知道!”

看着魏氏,魏禅的脸色冷得吓人,宛若一块万载不化的坚冰:“我不可能一直留在宫里,你若是想对她下手,我也来不及赶过来。但是我也同样告诉你,她要是出了什么事,姓程那户人家,满门上下十八颗人头,我会当天就扔到你面前。”

“你敢?!”

“要不要赌一把?”

“我……”

凌薇不知道魏禅所说的姓程那户人家是什么意思,但是从魏氏那一脸的忌惮模样中,却是能看得出来,想必……这应该就是她的软肋。

“我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!”

指着魏禅,魏氏的眼睛里闪动着一种名为仇恨的光芒:“当初你拆散我……也就罢了,现在还拿这些来要挟我,你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,凭什么牺牲我的幸福?”

“就凭你姓魏,就凭你是我魏禅的亲妹妹,为了魏家的荣光,父亲和我都可以牺牲,你凭什么就不行?”

“你……你混蛋!”

完全没想到,自己本来只是发了次善心,赶过来帮宜妃递句话,结果却听到了这些隐秘。

皇贵妃魏氏没入宫前和别人是一对,是魏禅把这对有情人拆散……

天哪,我会不会被灭口?

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正七上八下跳个不停的凌薇,忽然发现魏氏那凌厉的眼神,居然停在了自己身上。

“你身上穿的是慎刑司的服色,说,你来福宁宫做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

左右看了眼,林林总总不下二十来号人,凌薇有些忐忑。

那句话,好像有点不太好说。

明显看出凌薇心有顾忌,魏禅忽然抬起手,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:“没关系,什么都不用担心,有话尽管说出来。”

“真……真的要在这里说?”

凌薇还是有些犹豫,担心神仙打架,会殃及到自己这条池鱼:“这里的人,会不会有点太多……”

“哦?”

只能说不愧是皇贵妃,一听凌薇的话,瞬间敏锐意识到某些东西,魏氏轻轻把手一挥,紧接着安德海就吆喝起来,把其他无关人等统统赶走。

当着福宁宫的宫门前只剩下四个人的时候,心里微微松了口气,凌薇果断把宜妃所托她递过来的那句话给说了——偷拿皇上信物这件事,我没把贵妃娘娘给供出来。

这句话一说出口,出凌薇以外,在场三人的脸色各有不同。

魏禅的脸色很难看,阴云密布,仿佛能滴出水来。

魏氏显然是知情人,神情淡然,好像没事儿人一样,整件事完全与她没关系似的。

但安德海的反应,却与这两位“主子”截然不同。

凌薇刚把那句话转述完,安德海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,便二话不说,猛的踏步上前,抬手一掌,挟着宛如风雷降世般的压迫感,朝她脑袋狠狠劈下。

这人是有功夫的!

凌薇在慎刑司的大佬里,也是见过有功夫的人,曾经就有一个宫女,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模样,结果一掌拍出去,一大块青砖都被拍碎了。

这要是被安德海一掌拍个正着,凌薇不认为自己的脑袋比青砖还要硬。

会死的!

凌薇想躲,但却有一种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躲的感觉。

而也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,魏禅的手突然从身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,紧接着凌薇身子一歪的同时,刚好避开了安德海拍过来的那索命一掌。

“哎哟!”

尽管及时避开,但仅仅只是被掌风扫了一下,凌薇都感觉到左肩一阵火辣辣的剧痛。

“你好大的狗胆!”

劈手抓住安德海的手腕,猛的向下一折,只听得“喀嚓”一声脆响,这位福宁宫的总管太监,当即便一脸痛色的接连后退。

真没想到,魏禅也有功夫!

“小安子,你怎么样?”

看到安德海整个右小臂都耷拉着,显然是断了,魏氏气得浑身直哆嗦,指着魏禅,脸色异常狰狞可怖。

“我手底下的人你也敢打?”

“不止敢打,我还敢杀,你要不要试试看?”

说真的,被魏禅护在身后,这种感觉,让凌薇莫名的觉得心安。

但她实在不知道,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对方为什么会这么护着自己。

还有,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究竟又是怎么回事?

凌薇还在惊疑不定间,却听魏禅低声朝魏氏喝问道:“皇上的信物也敢指使人去偷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和你没关系!”

“别忘了,你姓魏!我是你哥,你若是因此获罪,你觉得我能脱开关系吗?”

“哼!”

魏氏哼了一声,目光再次转向凌薇,淡淡的朝魏禅问了句:“小安子不会泄密,我现在这个身份对魏家还有点用,你应该也不会出卖我。现在这件事她既然已经知道了,你自己说说,该怎么办?”

“这……”

见魏禅沉默不语,凌薇一颗心又一次提了起来。

这么一小会儿的工夫,就听到了这许多的隐秘,她究竟会不会被灭口,如今……就看魏禅的反应了。

但让凌薇万万没想到的却是,魏禅想了半天在,居然朝她问了一句话。

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和皇贵妃在宫里和宫外互相传话的人,有什么消息及时通报。只要你答应,就不会有人为难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你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还能怎么办?

现在摆明了就两个选择,一是答应,二是拒绝。

说真的,凌薇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有一种感觉,哪怕就算拒绝魏禅,这个男人也不会伤害她。

但……

想了想,凌薇终究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“很好,那就这样。”

“等等,她到底是什么人,你就这么信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