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先生,缘来是你 连载中

厉先生,缘来是你

分类:豪门总裁 作者:沐沐 主角:言夏夜厉云棠

《厉先生,缘来是你》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言夏夜厉云棠小说全文

《厉先生,缘来是你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主人公是言夏夜厉云棠的书名叫《厉先生,缘来是你》,内容情节十分精彩,非常好看不容错过。全文主要讲述的是:入狱前,言夏夜躺在手术室里奄奄一息,才知道丈夫心中的白月光另有其人,为了那人开心,不惜亲手将她打入地狱。出狱后,面对亲妈挑唆,姐姐陷害,渣男回头……整个江城都等着看她笑话,却不知道她早已被另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看在眼里,放入心中……...

《厉先生,缘来是你》小说试读

拍卖师赚足目光,又施施然拿出五枚红色的小盒子,对着来宾一一打开:“之所以说它是引子,是因为那件珠宝本身是非卖品,而今天的压轴之作,则是由其他小有名气的珠宝师临摹完成,报价七十五万,非专业人士不能看出二者之间的差别。”

几乎拍卖师话音刚落,言水柔便立刻娇滴滴的贴在厉北城身上。

她一边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对着言夏夜挑衅冷笑,说话时声音依旧柔媚似水:“北城,我好喜欢那个。”

与此同时,角度更高的顶级包厢中,尊贵优雅的男人单手擎着酒杯,正垂眸望着这一幕。

他自身五官俊美却偏于凉薄,神情专注时更添一抹别样魅力,使得包厢内几位大佬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擅自开口打破这片静谧,只好随着他一同观望。

厉云棠年少成名,时至今日的地位全靠城府心机,遇事是爱争人前,绝不退缩的。

几次接触下来,他明知道言夏夜是个与世无争的佛系性格,若不是厉北城伤她伤的太狠,也许永远都学不会绝情狠心,与他一贯欣赏的锋芒毕露绝不相同。

可是看到她瞧着那件珠宝可望而不可得,甚至连提都不敢提起……

心中不知怎的,竟微微动了妄火。

旁边几位大佬也看出些门道,其中一位摇头惋惜道:“不是我说,北城这孩子也太没眼光了点,怎么看都是那清美的女孩更得体端庄,怎么偏偏看上了个狐狸精。”

“可不是,我家那小子也是一样,天天往家里带不三不四的女人,要是哪天惹出什么乱子,我非打断那小子的腿不可!”

“呦,瞧见没有,狐狸精笑那么开心,肯定是计谋得逞了。”

众人议论之中,厉云棠轻轻放下酒杯,不轻不重的扫了左手边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眼。

在座的个个都是七窍玲珑的人物,连忙各自品茶热络,留出二人独自交谈的空间。

中年男人附耳过去,听清吩咐后面露难色:“二爷,这不合规矩……”

厉云棠对此未置可否,黑眸如刀锋锁定对方身影,位高权重下气势深沉,轻易令对方汗出如浆。

男人这才轻笑出声:“怎么,徐总不愿赏云棠这个面子?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徐总一头虚汗,咬着牙不笑强笑:“您放心,一切如您所愿。”

……

拍卖会散场的时候,言夏夜没有急着离开。

守在会场出口,她期望可以等到厉云棠的身影,就算她无法解释她驳了他面子的理由,也起码要表示出应有的歉意才好。

“请问,您是言夏夜言小姐么?”

“我是……”言夏夜吓了一跳,转身发现叫住她的人非常眼熟:“您是刚刚那位拍卖师?”

“是我。”来人客气一笑,小心翼翼从掌心托起一枚紫檀木盒子:“这是一位贵客托我转交给您的礼物,请您当面验收无误。”

就在不久前,言夏夜亲眼目睹言水柔得到了一枚类似大小,装着珠宝的盒子。

只是那只盒子是天鹅绒材质,华美有余气势不足,远不如这一只精致端方。

猜不透这礼物究竟是出自谁手,她诧异着不想接受:“不好意思,我只知道无功不受禄。”

拍卖师立刻垮下脸来,暗道幸亏那位贵客还留了一手,当即委屈焦急道:“小姐,您这样让我很难做,我家里还有一家老小要养,你总不能眼看我为你失业吧?”

不等言夏夜错愕完毕,他加急语速连珠炮似的说:“好了,东西我已经送到,您慢走不送。”

说完,他自作主张打开盒子,在碧蓝色宝石展现全貌的一刹那硬塞进言夏夜手里,脚底抹油溜了个不知所踪。

独留言夏夜目瞪口呆站在阴影中,看了看拍卖师逃跑的方向,又看了看手中堪称完美的作品。

对于七十五万的赝品身价来说,这块宝石质地极佳。

哪怕是附近微弱的光线,都能折射出五彩斑斓的梦幻和美好。

带着崇拜赞叹的心情,言夏夜动作轻柔的捻起珠宝,放在手心仔细观察。

如此过了十来分钟,会场里灯光渐渐熄灭,她终究没能等到厉云棠。

心情复杂的收好盒子,言夏夜在离开前先去了下卫生间。

对着镜子勾勒出健康红润的脸色,言夏夜站在盥洗台前练习笑容,希望能让厉奶奶相信她一切安好。

没多久,身后某个隔间传来冲水声。

言夏夜下意识抬眼看向镜面,眼神陡然变得冰寒。

“夏夜?”言水柔整理裙摆,款款走向她旁边位置,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:“你怎么还没走?难道还要和来时一样,厚着脸皮当我和北城之间的电灯泡?”

言夏夜懒得和这种没有三观的人多说废话,拿起一旁的包包收拾起化妆用具。

也就是这个时候,言水柔漫不经心放出目光,一眼看到半开的包包中若隐若现的存在!

毫无预兆,她动作蛮横强行扯开言夏夜的包包,力道大得半点也不像个病人,只差一点就将里面的盒子抢到手中。

先她一步,言夏夜握紧手心里价值不菲的盒子。

虽然她已经决定要将盒子还给厉北城,那也是她和厉北城之间的事,由不得旁人指手画脚。

新仇旧恨累积在一起,她面无表情的抬手给了言水柔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
清脆响声过后,言水柔捂住脸颊偏过头去,眼角眉梢尽是浓的化不开的恨意。

“言夏夜!”她睁大眼睛,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:“你还敢打我!五年前的教训忘了吗!”

“我没忘,希望你也不要忘。”

言夏夜的神情依旧寡淡,嫌弃的将打过她的手在纸巾上蹭了蹭:“我是进过监狱的人,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,但你不一样,不是么?”

那淡定自如的神色刺痛了言水柔的神经,她蓦然记起整个晚上厉北城都不准言夏夜离开视线之内,妒火烧的她快要发疯!

“我知道了,你很宝贝北城送你的礼物是不是?好啊,我让你宝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