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岁安如 连载中

岁岁安如

分类:短篇言情 作者:彤灵尘 主角:吕安如盛冥

《岁岁安如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吕安如盛冥完结版

《岁岁安如》小说介绍

小说作者彤灵尘为大家带来的《岁岁安如》是一本很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,该小说文笔细腻,感情充沛,非常值得观看。吕安如盛冥小说内容精选:身在名门世家,上有开国元老父母,下有学霸天才弟弟,一无是处的吕安如倍感压力大?No,是倍感轻松愉快。只不过好像一切和原定剧本不太一样,一心只想装X混吃的她,时不时还得被迫靠自己努力很多,以改变该死的命运?有没搞错,现在换剧本还来得及吗!一句话简介:我的存在,就是为了打破规则。(女主底图by:糖糖,男配底图by:李棂鲛_花吹吹吹,全已获授权)...

《岁岁安如》小说试读

早上专门换上舒服的登山鞋和一身运动装,穿过登山鞋的人都知道,哪怕女孩鞋子再没臭味,经过跋涉总归会有汗和一些怪味残留,加上它还不轻。

抬起脚就要蹬之时,就听布朗特发出一声尖叫:“拉姑娘你手好冰,这会大家都在休息,可以适当放轻点,不用死死抓住我。”

内容似乎有点多啊,大家的八卦之魂齐刷刷燃起。

瞅着吕安如和张欣星意味深长的凝视,艾拉扯开嗓门愤愤道:“说了两次了,不要叫我拉姑娘!轻什么轻,我都没碰你。”

“两次?”张欣星见艾拉脸上出现诡异的绯红,暧昧补刀道:“不是之前刚说一次吗?难道你们私下密谈过?”

艾拉脸红当然不是因为喜欢或者被揭穿,让被误会臊的,气急败坏地解释道:“算上这次总可以吧!”

“哈哈,急眼了。”

“少乱说!”

大家戏谑中忽然传来低沉的质问:“拉姑娘,你在谁后面?”

艾拉直接无视,不想搭理布朗特,怕徒增误会。

张欣星则唯恐天下不乱地帮腔道:“瞧给你急得,一会不见就想得慌?她可在我前面呢。”

“你前面?”布朗特一顿,声音有些抖:“你在第几位?你后面是谁?”

“是我,哥!”只要和查理贴边的话题,回答机会他绝对不会交给别人。

不等张欣星解释,布朗特帮她答道:“我知道了,你在第三位,艾拉在第二位,查理是第四位,周生是第五位!”

明显废话的总结,但大家越听越不对,布朗特声音不单在颤抖,更多开始发沙哑。

“那在我后面抓住我脚踝的又是谁?”布朗特自言自语的问句,无疑让在场所有人后脊梁骨一凉。

艾拉才反应过来问题严重性,反问:“你以为是我啊?我在安如后面呢。”

“不是确定过了?这里就是场景叠加,没脏东西吗?”张欣星从小就怕会飘的东西,尤其灵体,侥幸问:“会不会是孟梦回来找咱们了?”

“孟梦是你吗?”布朗特试探问,无人回答,随后爆出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他往我身上爬了!”

甬道中周生看不清罗盘,吕安如脑中快速浮现出一幕,半撑起身子,朝后把夜灯一照。接着一起回头的大家就看到一团东西紧紧贴着布朗特,明显不是孟梦!

声声惊呼炸响,由于角度问题,布朗特哪怕回头也无法看全。反而在他前面的周生看得最真切,脑子一时间卡顿,竟忘了念六字真言。

瞅着周生震惊的神色,布朗特知道肯定没好了,心一狠抬起手,摆出施法的动作。

吕安如忙大声阻止:“别用法术!”如果在这里重叠回之前场景,后果她不敢设想,尤其当时在那场景里找了多遍,此处可是没路之地。

别用法术!人被吓到极致,哪顾得上涵养,布朗特破口大骂:“***,不用法术等死吗?”

“我们,”吕安如知道人的求生欲大于一切,现在说再多都是枉然,直奔重点道:“我们也往前爬!法术对灵体不一定有用,从风速来感觉,应该快到出去了。”重新趴会地面,单手提灯,单手奋力往前使力。

“快走!”布朗特嘶声力竭吼道,边爬边用手趴打后背:“salope!ちくしょう!개새끼!禽兽滚远点!”

“快快快!”艾拉不停催促:“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挺斯文的人,骂起人来如此凶悍,还能换几国语言!”

“别抱怨了,省点力气趴吧,不知道还多远才能到出口。”

张欣星都快哭了,不是空间有限,她多想越到第一位。

事实证明,人的潜力是无限,只要有足够的诱惑或者害怕,人可以爆发再爆发。

不到十分钟,吕安如率先爬出洞口。大概环顾了圈,新环境一样是溶洞,不过颗颗垂下的乳石有点大得吓人,并分布密集。

顾不上多看,回身拉出陆续抵达之人。可当布朗特吃力爬出半个身子,多数人屏住呼吸,他背上趴在一张惨白的脸。在夜灯晃晃悠悠的照射下,一双没有瞳仁的眼睛格外骇人。

鬼面嘴一张,发出哭不是哭笑不是笑的声音,阴森诡异极了。就在大家注视中,猛地超前蹭了一大截,眼看就要抵达布朗特后脖颈。

经过快速爬动,精神状态好多了的周生立刻双手合十,朗诵起心经。

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”

清清楚楚的朗诵,真把白脸定在原处。吕安如收敛下心神,细细一瞧,这不就是之前吓她的脸?有了前车之鉴,尤其还是胜利的经验。抡起夜灯朝白脸狠狠砸下去,就听‘咔’的声音,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。

大伙本能想到是夜灯,可当听到布朗特撕心裂肺的高喊,感觉不对!夜灯好端端提在吕安如手里,难道是布朗特背被砸得哪里不合适了?

剜心的嘶吼接连不断,查理含泪拽住哥哥肩头,想把他彻底拉出甬道。但才碰一下,布朗特嘶吼声更甚。

见状艾拉匆匆去搭手,只是两人都不太懂着力点。折腾半晌才看到半截腿,整个过程疼得布朗特直翻白眼,差点休克过去。

好不容易彻底拽出,把他朝下平放在地上,查理伸手问吕安如要药:“昨天我看到你用《虎油膏》疗伤胳膊,给我。”

虎油膏是治愈社出品四级药品,市场并不多见,疗效非常神奇。在受伤五小时内使用,只要没骨折或者骨粉碎,都能快速帮助伤口愈合。

“等等,”吕安如扒开查理挡在眼前的手,本来查理对她出手没轻没重就有点生气,这会拒绝给药,查理气得喝道:“做人不能过河拆桥!”

吕安如不但没搭话,反而提起夜灯抱怨道:“什么破东西,还没圆珠笔别针好用呢!”

查理瞬间怒火中烧,对方意思再明显不过了!破东西不好用,还砸得自家哥哥半瘫在地,岂非自家哥哥更废?

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一把拽住刚路过他身边的女孩衣角,女孩把夜灯放在地上,用力推掉他手。握住圆珠笔,狠狠朝布朗特脚踝处扎去。

“NO!”查理大喊制止,下秒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。吕安如刚好挡住他多数视线,就在没被挡的地方,隐隐有白雾消散?

周生加快经文朗诵,艾拉有点看不下去地替吕安如解释道:“你误会安如了,鬼面第一次被击只是换了个位置,趴到你哥脚上了。其实第一次也不能全怪安如啦,当时情况多紧急啊。你看第二次,她就只是瞄准鬼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