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 连载中

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梦宝儿 主角:姚芷玥林弛默

《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》小说免费试读 《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》最新章节列表

《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姚芷玥林弛默的小说叫《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宝儿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本为姚氏集团千金从小受尽万千宠爱,直到母亲死后父亲迎回继母和继妹,对女主和弟弟展开各种阴谋,用计顶替女主身份获得男主青睐,直到弟弟离世,女主开启复仇模式,智商各种在线,碾压各路配角!...

《灼骨迟爱:林先生请自重》小说试读

不管是谁看到向诗诗这样礼貌待人,而且完全不在意彼此的身份地位,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,和颜悦色的没有架子,都会喜欢她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林弛默看到她的第一眼时,才会有所怀疑,因为他记忆里的人,可不是这样的。

只不过,四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,将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,所以林弛默当时也只是怀疑,而这样的怀疑,在向诗诗拿出了玉佩的另一半之后,彻底打消。

“林总吩咐了,要送您到家。”魏晨冷声应道。

“不用了,我又不是三岁的小朋友,而且有司机接送,不会有事的。”向诗诗应道。

魏晨还是站在原地没动,像是没听到向诗诗刚才说了什么一般。

没办法,向诗诗又不能赶他走,只能暗中咬牙,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,“好吧,那辛苦你了,我们走吧。”

给向清虹打了个电话过去,让她迅速来救场,向诗诗这才真的带着魏晨进入商场买东西。

十几分钟之后,向清虹就来了,看到魏晨和气地打了声招呼,随即说道:“好了,现在有我陪着女儿,魏助理你就先回去吧,也顺便帮我给我未来的女婿带个好。”

魏晨见状只能先离开,不过因为张世打来的那个电话,还是暗中派人跟着她们。

“怎么办啊妈!弛默已经开始怀疑我了!”魏晨才刚一走,向诗诗就激动地拽着向清虹的手低声说道。

“什么什么?你慢点说,什么叫开始怀疑你了?你不是说你的计划天衣无缝吗?怎么就被怀疑了?”向清虹疑惑地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弛默今天突然就跟我说了一句,什么‘浪花有意千里雪’,我哪知道他什么意思啊,连听都没有听过这句话,就问他什么意思,然后他脸色就变了,立刻让人把我送回来了。”

向诗诗紧张地握住向清虹的手,“妈,要是被弛默发现我一直在骗他怎么办!以他的脾气,一定会弄死我的!”

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得到的后果,向诗诗就紧张得直冒汗。

到底还是向清虹经历得多,当即摁住向诗诗的手,“诗诗,你先不要着急,你刚才也说了,弛默只是起疑心了,并没有真正的证据,对吧?”

“现在来看,是这样。”向诗诗秀眉微拧,“如果他握有证据的话,应该就不是这样的局面了,也不会让人把我送回来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还是有机会的。”向清虹松了口气,又继续说道:“他怀疑你,势必会派人再去调查七年前的事情,也会调查七年前你跟姚芷玥的行踪轨迹。虽然时间是过去得比较久了,但他想要知道的事情,就没有查不出来的。”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就是因为我知道,所以我才着急啊!”向诗诗甩开向清虹的手,就近在一家咖啡店外面的休息椅上坐下,气愤地说道:“这件事情是你让我这么做的,我不管,现在出了这样的情况,你要负责帮我解决了!”

“你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,我为什么会让你这么做?还不是因为你说你喜欢弛默的吗!现在反倒成了我的错了,我……”向清虹正想扬手打向诗诗,却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男人正偷偷摸摸地观察着她们。

向清虹心下一惊,心说:看来林弛默是真的怀疑了,不,不行!一定得想想办法。

将那打人手势改成了抚摸,向清虹轻轻揉了揉向诗诗的头发,脸上堆满了慈爱的笑容。

“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,这里有人盯着。”

“什么!”向诗诗显得越发激动了起来,“你看吧,我就说弛默一定是怀疑我了,不然怎么会……”

向诗诗的话没有说完,嘴巴就被向清虹捂住了。

狠狠地递给了向诗诗一个眼神,示意她闭嘴,向清虹才继续说道:“你放心,回去之后,你把之前姚芷玥告诉过你的那些都说给我听,我自有办法。”

向诗诗此时也冷静了几分下来,当即点头,跟向清虹两个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逛街,买了不少的东西。

在要上车离开之前,向诗诗还故意买了一份饮料,亲自送给那跟着她们的保镖。

“辛苦了。”向诗诗将饮料递了过去,微笑说道:“等下个月我跟弛默哥哥结婚之后,就搬到一起住了,也就不用再让你们这么辛苦的在暗中保护我了。”

看着向诗诗的车子离开之后,保镖才给魏晨打了个电话,“对不起,被发现了。”

“被发现了。”魏晨挂了电话,对林弛默又继续说道:“看来向小姐身上的确是有秘密,不然可不会这么警觉,这个保镖也不是第一次暗中保护她了。”

得到魏晨的回答,林弛默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,但没应话。

“对不起林总,是我的失误。”魏晨低头认错。

“下去吧。”林弛默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。

魏晨抿唇,似乎是想说什么,但在看到林弛默的神情之后,还是选择了离开,不然他可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。

“先生,太太还是不愿意吃饭。”保姆端着一整份完好无损的饭菜走了过来。

这是唯一一个会喊姚芷玥为太太的人。

林弛默微蹙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扫了眼托盘上的食物,冷声道:“塞给她吃,只要她活着。”

保姆惊恐地看了一眼林弛默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林弛默忽然站起,吩咐道:“跟我上来。”

保姆哪里敢抗命,当即跟了上去。

姚芷玥就躺在床上,跟林弛默离开之前的姿势一样,一动不动的。

听到脚步声,姚芷玥眼皮微动。

“你真的那么想死?”林弛默冷声问道。

姚芷玥没应话。

“你不是说姚苏楠的死跟你没有关系吗?既然这样,你不想找出真正的凶手是谁吗?”林弛默又继续说道。

姚芷玥缓缓地睁开眼睛,“还重要吗?人都已经死了。”